您好,歡迎來到中國言實出版社!
首頁 > 新書點評
【名家書評】讀《寧夏景象》,感受沿途之美
來源:本站   發布時間:2017-09-28   瀏覽次數:

qq飞车手游a车排名 www.gjksa.icu

    《寧夏景象》是中國言實出版王昕朋社長在寧夏旅行的一部隨筆散文集。在書中展示了作者旅途中所見的寧夏的自然風光、城市風貌、人文風情、百姓生活等種種景象,也抒發了作者的對于人生、歷史、社會的感想、思考。其中多篇文章讓人回味,可以帶動我們的思緒發散、流動。
    我沒去過寧夏,說起寧夏這個位于遙遠西北的省區,我腦中自然沒有多少印象,僅有的一點也是諸如荒涼、塞外、落后之類的詞匯而已?!賭木跋蟆氛獗臼?,在一定程度上對我的刻板印象有所印證,但更多的卻超乎我淺薄的印象。作者以其親眼所見和深入思考告訴我,這里雖然舊日荒涼,今日卻似黃河之水奔騰不息,積極向上,像沙坡頭的固沙植物頑強生長,舊貌換著新顏;這里雖處塞外,卻不失為塞外的一顆放著光彩的明珠,也是一片廣闊的天地;這里的許多百姓還不算太富裕,但他們樂觀向上,善良堅韌,不屈不撓。這是這本書呈現給讀者的寧夏景象,也是作者在旅途中所見所感的景象。其實,有些景象、有些人也是尋??杉?,但作者卻能看到、想到并寫出新意深意,我想,這主要作者擁有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,這是源頭之水。
    羅丹說過一句很多人都知道的名言:“生活中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?!?這句話放在今天依然適用。我們現在這個時代,旅行不再是一件遙遠、奢侈的事,甚至有很多人自稱旅行是其愛好之一。但是許多人雖然人在旅途,也只能做到走馬觀花,流于浮表,除了在社交網絡上發一些風景和自拍,一趟下來并沒有什么深刻體會與思考,把沿途的點滴匯集成文字則是更難的事了。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,可能正是許多現代人所缺乏的,也是本書寫作的一個可貴之處。
    正是因為有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,所以作者具有獨特而細致的觀察視角,也把許多人不在意的點滴細節收入眼中?;八敵磯噯戎雜諑瞇械娜酥皇墻郎偷哪抗餼勱溝攪宋餃ζ鵠吹木扒?,不會關注沿途的風景,不會在意旅途中一個寧靜的夜晚,不會關心路上偶遇的行人。然而,這其中卻潛藏著許多趣味,從中往往可以洞見所到之處的真實風貌、當地人的生活內心深處,進而實現旅行的意義、提升旅行的質量。
    在本書開篇寫到,與銀川初識在一個春末夏初的夜晚,也就是乘機抵達銀川的夜晚,這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夜晚,作者與友人相約上街,融入夜色,融入行人,走進這座城市的燈光里,對這座初次相識的城市投以認真打量的目光。作者覺得“一個城市的夜晚,往往能夠展示出它的內涵和本質”。在一個普通夜晚,可以體味普通人的精神氣質與生活方式,也改變了這座城市昔日給人留下的“人煙稀少、貧窮落后的印象”。再如書中所說,在銀川的第一個早晨,作者被鳥兒喚醒后,洗除旅途的倦怠,再一次走上街道,呼吸著略帶涼意的空氣,看著這座城市上學的孩子、上班的年輕人、晨練的老人,體會到了這座城市的從容不迫與積極向上,看到了市民真實的精神狀態。正如作者所說,“一個地方的文明程度,不是體現在數字、口號和領導的總結報告中,而是在一些細節之中,細微之處”,從細微之處、生活尋常之處發現美、提煉美,這應該是作者一貫的主張,也是本書貫徹的理念。

    書中不單單是寫景,很多地方也寫人記事,寫到了生活,體現著人文關懷。比如在《趕毛驢的大嫂》一篇中寫到,作者在黃土高原上偶遇一位趕著毛驢的大嫂,這一幕勾起了他對往事的回憶,毛驢曾是中國農村重要的畜力,是中國農民得力的助手,對毛驢這種動物進行的贊譽,何嘗不是對勤勞堅強的中國農民的贊譽。在那個缺水的地區,居民吃水需要到十幾里外去運,在溝壑縱橫的高原上,趕著毛驢車奔波這么遠的距離馱水實在不是易事,但卻是一家人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,這樣的重擔就由一位母親、妻子駕著毛驢車載起,奮力前行。正如書中所說,“每天,黃土高原的晨曦里,那坎坷不平的山路上,大嫂和毛驢儼然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”,“這就是黃土地上的母親”。這樣的風景,不是所有在同樣的路徑上行走過的人都能體察到的。因為這需要的不僅是瀏覽風光的雙眼,還要有生活的閱歷,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,還有悲天憫人的人文關懷?;故竊諞惶跎醬謇锍<鈉狡匠35納鉸飛?,作者偶遇幾個背著書包的孩子,從他們的臉上的表情,作者看出了“與他們年齡不太相符的沉重”,又從他們的腳步,看出了“與他們表情不太吻合的輕松”。這些山里的孩子,每天都要翻山越嶺,遠赴幾里甚至更遠的學校讀書,這是他們小小年紀的每日必修課之一,“通常,他們天沒亮就要起身上路,在晨霧蒙蒙的山里,他們的身影成了一道風景。通常,當他們翻過一座山頭,回首張望時,家鄉的村子里的炊煙才剛剛升起”。這種景象,往往很少有人會投以關注,但作者卻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,也許是勾起了他的相似見聞,也許是觸發了自己的成長經歷,但更重要的,還是作者對邊遠欠發達地區留守兒童、貧困兒童的教育問題的熱忱關注,這種關注一定是長久以來一直持續的,所以才能由小事引出深切的感慨。這些細節中傳遞出了脈脈溫情,在這些對很多人不是風景的風景中,發現超越風景的風景,需要一雙善于審美和充滿關懷的眼睛。
    正如書中的感慨一樣,“生活中,尤其是在旅行中,常?;岢魷終庵智榫埃耗閫A羰奔浜艸?,看得很細的東西,卻沒能留下深刻印象,也沒有引起心潮激蕩,離開以后即刻就忘記了;而有時只讓你看了一眼或者見了一面的東西,卻讓你印象深刻”。旅行的體驗往往如此。但我們在途中會看什么,聽什么,哪些會隨風消散,哪些又會銘刻心底,往往是由我們關心什么、想看什么決定的。如果帶著善于發現美的眼睛打量旅途,我們也許會體驗到更多的美好與樂趣。
    其實我們也可以從自古以來游記作品中追溯這種打開美的方式。中國的文人向來有游歷之后寫游記的文學傳統,古代如王安石的《游褒禪山記》、袁宏道的《滿井游記》既有文采又有思想,近現代如沈從文的《湘行散記》富有藝術情趣與人文情懷,這些優秀的游記都秉承一點,從尋常中尋找不同尋常,從平淡生活中探察美好與樂趣,無論褒禪山,還是京郊滿井或湘西山水,走近一看還是和其他地方一樣,更多的還是由平淡尋常的元素構成的,關鍵在于身在其中的人如何去觀察感悟。說到底,山水景物終究是人寄情言志抒情的載體,重要的是用內心深處的濾鏡對其添加色彩,也就是“景由心生”。如果用心地眾里尋他千百度,不論玉壺光轉,還是燈火闌珊,都可以從中發現美,甚至可以形成優美文字。
    用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探照旅途,不論山川大漠還是尋常巷陌,旅途中應該就不會缺乏美麗的景象了吧。